我们为什么那么讨厌便便?


Image copyrightThinkstock(图片来源:Thinkstock)


通常而言,人类都很讨厌粪便。由于对子女的爱无比强烈,令我们可以暂时忘记对粪便的厌恶,但没有人真心愿意给婴儿更换沾满粪便的尿不湿。在美国有一种名叫“准妈妈派对”(baby shower)的活动,参与者需要在活动中吃掉粘在尿不湿上的巧克力。即便活动中使用的都是从未用过的干净尿不湿,但那种感觉还是令人厌恶不已。很多动物也跟我们一样讨厌粪便,但还有一些动物却会主动寻找粪便——这项发现可以揭示我们的肠胃对排泄物的反应背后的逻辑。
根据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理论,厌恶是6种最基本、最普遍的情绪。从某些方面来看,厌恶所对应的面部表情在不同文化之间存在共性,包括皱鼻子和皱眉头。这种外在表现还会配合着血压降低、皮肤导电性下降以及恶心等内在生理变化。
在室内下水道发明前,厕所与居住空间都是完全隔离的,为的就是让我们远离那些排泄物。这种厌恶感甚至扩大到其他物种的粪便:如果狗主人在自己的宠物狗排便后没有及时清理,就会面临重罚。
除了人类之外,其他一些物种也会主动避开粪便等令人作呕的东西,而且拥有充分的理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家保罗·罗津(Paul Rozin)认为,人类的厌恶反应降低了我们摄入致病微生物的概率,这些微生物广泛存在于腐烂的肉类、粪便、呕吐物或血液中。这甚至能够帮助我们避开受到感染或患病的人。美国心理学家史蒂芬·品克(Steven Pinker)在他的《心智探奇》(How the Mind Works)一书中写道,厌恶可能反映了人类对微生物的一种直觉。“由于病菌是通过接触传播的,所以就不难理解,某个东西接触了令人作呕的东西后,它本身也会永远令人作呕。”他说。
不光是人类,还有其他物种也会在吃东西时刻意远离它们的粪便。例如,牛就不会随意在任何地方吃草。牛会选择远离粪便污染的地方吃草,这样便可大幅减少吃到藏在粪便里的肺蠕虫幼虫。羊也同样如此。英国阿伯丁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实验证明,相对于受到粪便污染的草地,羊更喜欢去没有粪便的地方吃草。它们无法区分哪些粪便含有寄生虫,哪些不含有,所以只能一视同仁地避开所有粪便。马也会避开包含其粪便的地方。野生驯鹿同样会刻意选择没有粪便的地方吃草,许多灵长类动物也都有这种习惯。
但并非所有物种都会有意避开令人作呕的东西。事实上,有些动物反而会主动寻找粪便。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帕特里克·沃尔什(Patrick Walsh)和艾米·佩德森(Amy Pederson),以及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艾琳·麦克雷莱斯(Erin McCreless)注意到,野生白足鼠和鹿鼠会重新住进之前有其他鼠类居住的洞穴,里面既有食物,又有粪便。
粪便爱好者
研究人员进行了3次不同的实验,希望了解鼠类是否真的喜欢靠近这些臭气熏天的排泄物。第一次实验表明,与羊一样,鼠类无法区分其他同类的粪便是否感染了寄生虫。但第二项研究的结论却令人十分意外:鼠类更有可能在靠近粪便的地方停留,而不是待在干净的地方。当选择建巢的材料时,它们更喜欢其他鼠类之前用过的棉球,而不是全新的棉球。最令人意外的或许在于,鼠类甚至更喜欢有寄生虫的棉球。
它们在觅食活动中也存在这样的偏好。无论是否受到感染,鼠类对靠近粪便的食物都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厌恶。鼠和羊都无法区分粪便中是否含有寄生虫,但羊采用了安全稳妥的方法,而鼠类则选择铤而走险。关键问题在于,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表面看来,它们的行为似乎并不明智,毕竟一旦感染之后,就将付出极高的代价。
真正有趣的在于,用于实验或当做宠物的驯养鼠类反而会主动避开粪便。由于野生驯鹿和灵长类动物也会避开粪便,所以是否由人工驯养并非关键。那么关键究竟是什么?
沃尔什和他的同事认为,对于野生鼠类而言,其他鼠类在潜在的巢穴或食物旁留下粪便,表明那里很安全,不会被捕食者发现。而一旦选错地方,就有可能成为大型动物的美餐,那么被粪便感染的风险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实验室里的动物、宠物和家畜受到捕食者的威胁往往远低于野生同类,所以它们在觅食或筑巢时可以更有选择性。研究人员发现,所有动物都必须在被寄生虫感染和被捕食者捕杀这两种风险之间作出权衡。
以这种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就会发现我们对粪便的排斥似乎有些奢侈。或许正因为人类缺乏天敌,才让我们能够幸运地对粪便和其他恶心的东西感到厌恶。了解这些知识后,下一次当你见到带着便便的纸尿裤,或者鞋底踩到狗屎时,或许就能更好地理解自己的反应——尽管这些脏东西的气味不会因此变得芳香。(转自bbc中文网 杰森·G·高曼(Jason G Goldman))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3 11:21:27